2008-03-18

昨晚
彬爸做了一件很殘的事

且待彬爸慢慢道來



話說昨天中午
有學生來討論一些科展的事
部分是關於三圓根心的GSP作圖

午休醒來
想說,趁著還沒忘記,趕緊動手實作一番
從下午四點多開工,作著作著,後來發現錯了...
一時不知是哪裡作錯了
埋怨自己忘得真快,想說讓腦袋清醒一下,就離開電腦桌,用晚餐去了...

餐後,上網去找一些參考資料後,終於發現自己哪邊作錯了
之後又繼續埋首努力

由於整個作圖過程還蠻龐大的
彬爸習慣每作一個段落,都會在 GSP 裡自訂一個工具
把之前的步驟紀錄下來,方便之後引用

邊作邊思考,時間過得很快,約到了晚上十點多,產生了七八個分頁
也累積了大約10個左右的工具在這個檔案( ccc.gsp )裡了

在整個過程告一段落後,彬爸存了二份檔案(一份使用,另一份當備份,好習慣吧,呵...)
一份存在 My Documents
另一份存在Tool folder

當然,總是要測試一下是否有不盡完善之處,
盡可能修正到實用,好用為止(VIRGO的ㄍㄨㄟ毛習慣)

之後每作一些細節修正,
彬爸都會記得另存檔案至這二個資料夾中(同步更新的意思)

覺得差不多完工時,
彬爸開了一個新檔案(untitled1.gsp)(系統預設的新檔名)
在這個檔案裡面盡情測試今天所建立的工具是否完善?是否還需修正?

畫面上當然也出現了測試的複雜十一個圓互切圖形

當時還沾沾自喜,引以為傲,向珍媽說:要不要來看我今天完成的傑作
(謎之音:自以為的傑作,其實是學生的作品...)
(謎之彬爸音:我試玩秀一下而已嘛,版權當然不是我的呀,不過工具可是我自訂的喔,呵)

珍媽說沒興趣看,彬爸討了個沒趣,就放下檔案,洗澡去了...

故事就此結束了嗎?
不,殘的事才要開始呢...

彬爸洗完澎澎後,回到電腦前,繼續修改著自以為的傑作
修修改改之後,然後當然要更新囉

於是(以下慢動作重播)

先另存新檔到 My Documents ,點選 ccc.gsp
按存檔,跳出對話框詢問是否要覆蓋檔案?
彬爸心想,要更新版本,當然是要覆蓋囉,就點了確認

再如法泡製一份覆蓋到 Tool folder 的 ccc.gsp

然後關掉 GSP 再啟動 GSP
註:重新啟動 GSP 才能使 GSP去讀修正後的 tool folder



謎之彬爸音:各位看倌,看出哪裡殘了嗎?

.
.
.
.
.
.

GSP 啟動後,
彬爸當然就要呼叫出 究極奧義最終完美不再修正超級威加完整專業旗艦版工具 了

但是按下工作列,卻發現...

咦???
我的工具呢???
怎不見了???

一時,彬爸愣住了....








原來





彬爸把不含任何工具,不含過程,純為測試用的untitled1.gsp
另存新檔,覆蓋了原來的 ccc.gsp

此外,為了同步更新,還把二份不同位置的檔案,都覆蓋了...

覆蓋掉的(不會進資源回收筒,沒得還原)
重開過(不能用 GSP 的 Undo 功能)

哀...


手殘
眼殘
腦殘
心殘

不知該怎形容了





後記:

彬爸為了不讓青春白白浪費
(謎之音:誰說你還有青春的,自以為...)

只得趁剛實作過,記憶猶新
含淚馬上重作一次....

又埋首一個小時左右吧(不用再邊作邊思考,所以變快了)
終於完成了 欲哭無淚懷舊飲恨復刻版 ...

也沒心情再慢慢精彫細琢修正了

完工後,寄了一份到自己信箱裡
(因為新信件不會覆蓋舊信件,避免重蹈覆轍...)

就鬱悶的去睡了...

3 則留言:

我? 提到...

喔 專題大突破
真棒耶 希望你們繼續加油
小弟在旁邊佩服就好了

ps 後面有讓我泛起淺淺的一笑
by對專題有所悔恨的學生

匿名 提到...

彬哥:我是古典音樂台fly。送來令您疑惑的資料出處--http://www.mathmap.idv.tw/2006_11_09_archive.html。
看見您部落格那篇殘~~變成了我的殘--那時候有問到這個細節就好了!
人生有遺憾才會美麗吧~~
很高興認識這麼特別的老師^^

現在在處理您的採訪稿了
5月開播時段和光碟會再寄到學校。
祝您教學熱情永遠不褪

彬爸 提到...

fly你好
我去看了一下你貼的那篇連結了
我想你誤會了一些內容

我做的那篇是「畢氏定理和餘弦定理的證明」
只不過我作的證明是適用於(1)銳角(2)直角(3)鈍角
三個情況都適用的證明

那篇連結文章的作者因為只作出銳角與直角的狀況...
所以提到我有作出鈍角的狀況

完整來說,她應該要寫
我曾用GSP做出鈍角三角形的部分的証明...

總之,誤會一場...沒事...

另外,那篇文章的作者我應該認識,是一位美女喔...